澳门十大赌场最新排名 > 网上十大正规赌网址 > 我在澳洲打工的趣闻趣事儿,澳洲打工

原标题:我在澳洲打工的趣闻趣事儿,澳洲打工

浏览次数:102 时间:2019-07-13

偶然一天翻阅中文报纸,见到一条招工广告:“家后院有土一堆,招一人一天搬走,AU$100。”我看了心血来潮马上打电话联系,并向对方告知我身体有多么多么强悍。主人给了我地址,通知我第二天干活……

悉尼的七月份,天气有些凉。来到悉尼已经有半年。在终于通过了麦考瑞大学语言中心的测试,顺利拿到研究生无条件录取通知书后,我开始准备我的打工计划。国内的独生子女,哪儿来的打工经验呢。我唯一的打工经验就是在大二期间,在一家国内饮料公司做商场促销员。

如果你没有太高的要求的话,其实在日本生活会很随意。尤其是外国人,又不想在那里出人头地,即使想也轮不到你。因为日本很排外,外国人要想在那里开创事业实在不是上选。所以我还是比较认可我自己的态度:学习、经历、享受一段特殊的人生,然后回家。可能因为如此,我在日本的生活还算有意思,虽然难免被人斥责胸无大志什么的,但也自得其乐。

“劳精神抖擞:向雇主家“进军”

澳洲的打工机会到底怎么找呢?我一狠心,采用了最土的办法:平面扫雷式—挨家挨户的问需不需要招人?别看方法土了些,但这招还真管用。

即使这样我在日本也打过很多不同种类的零工。刚到日本的时候,在大街小巷四处乱串,找工找得很辛苦。当时曾经觉得一种工作最酷,就是在日本很繁华的街道或是车站、商店街,会有人发送纸巾。其实就是发广告的,纸巾上印有很多餐厅、酒吧、商店,最多的是日本俗称スナク(SUNAKU)的酒吧,一边喝酒一边有异性聊天。广告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店铺,当然这些都是住了很久以后才知道的。

翌日,万里晴空,我一身短打装束,帽子背心加短裤,再带一份便当和一本晚上上课用的书,精神抖擞地出发了。刚到火车站一打听,就吓了一跳,从city到干活的地方往返票要AU$13,但俗话有云: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我咬牙买票上了车。

第一天:在离家30分钟车程外的一家购物中心,应聘到一家意大利快餐店的工作。老板是中国人:“你没有工作经验吧,那么先积累工作经验,前二个星期不付薪水来做吗”。“没问题,我明天准时来”。我高兴极了,即便是没有薪水,但是这可是一个打工的开头了。

每次在上学、下学的路上,我会碰到很多发纸巾的。说这样工作很酷,是因为但凡做这样工作的人,无论男女,都是顶着一头五颜六色头发,着装前卫的年轻人。看你走到身边,手一翻、腕子一抖,就把一包纸巾递到你手上。动作非常的和谐、流畅。当然第一次觉得日本太傻也是因为这样的工作。只要你走到他面前,不管你是否诚心在他面前多次出现,他总会给你一包,但是一次绝不多给。当时的感觉是他们怎么这么“轴”啊!

下了火车,来到一个宁静的小镇。我一边问路一边走,半个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。在澳洲的小镇里问路挺有讲究,当远远地看见有人影的时候,一定要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她跑去,同时高呼:“Excuse me, excuse me, I'm lost!”否则,她会以为是抢劫什么的,躲进屋里。于是一路上又剩下你顾影自怜。

一个星期内,我学会了如何做pizza,Hawaii Pizza, Met Lover Pizza。如何用高压水龙头冲洗厨房烹饪器具。短短的一个星期,我基本上了解到意大利快餐店所销售的所有快餐的配料和套餐名称。可是,这家快餐厅里我家太远了,平时上学也不顺路,除非我寒暑假去这家餐厅路程才方便些。就这样,我在第二个星期又开始找工了,这个时候我的简历上已经加上了意大利快餐厅的工作经验。

终于有一次我的朋友介绍我做一个星期发纸巾的工作。我才发现这份工作不仅很酷,工钱也是大大的不错嘛!不过真正做起来,才发现这份工作其实好无聊啊。一人4箱纸巾,什么时候发完什么时候收工。听上去是不是很容易呀,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。日本人和中国人不一样,我从来没有想过递到手上的东西(而且有用),会有人不要。事实上证明10个日本人走过,不见得有一个人会要,我站得腰都酸了,一箱纸巾还没有发完。一气之下改每个人两包,有时候会抓一把送过去。说日本人“轴”,是因为有人伸手接过会收下一包,再把其余的还给你,真真气死我了。

上午9点到了那里,主人领我来到后院去看我今天的工作。后院其实是一个小花园:两个网球场大小,其间点缀着假山、古树、花坛、流水、石径,鸟语花香,树阴蔽日。长期的打工经历已经养成了我的一种职业习惯:对美好的事物不屑一顾,只搜寻今天的猎物——那一堆土。正逡巡间,主人指着一个由青石围成的一米高的大花坛道:“就是这堆土!”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就在我盘算找另外一家的这个星期,我在每天上学换乘公交车的Epping 火车站找到了一家快餐厅。老板虽然还是中国人,但是这次是以开始工作就有了薪水:8澳元/小时。每星期周一到周五每天下午3点到6点半。这样,我每个星期可以挣140澳元,不但解决了我每星期110澳元的房租,而且还有30澳元解决我的生活开支。这样,基本上父母对我的生活费用不用费心了。

同在一起发纸巾的日本人如果发现你一次发的太多,就会走过来告诉你“一个人只能给一包,不能多给。”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,问他“你难道不知道一个人多发几包收工就可以快一些,而且挣的钱又是一样多的!”没想到日本人会茫然地看着我说:“哦?是这样吗?但是规定是一人发一包的……”他们真的是这样傻吗?想一想我和中国人一起打工的时候,我们会商量一下几个人怎样分,然后收工、拿钱、回家(多爽啊!)。生活用品多了,还可以挣到生活费,咳!还是中国人厉害。

当时就感觉腿有点发软,我知道一天把这堆土弄走是万万不可能的。要么让五六个人一起干,要么干脆请个推土机算了。主人看我的脸色有点发白,赶快解释:“我想把这花坛铲平后盖房子,推土机又进不来,只好请人。今天干不完没关系,明天再干。”我想到AU$13一张的火车票,拿起了锄头。

打工的公司是夫妻店,他们是多年前从上海移民到这里,儿子已经考上悉尼大学。他们对我很关照。但是,我的工作是“很充实的”:15分钟刷洗餐具,15分钟切生菜丝,60分钟做鸡排、鱼排或者牛肉馅,60分钟在营业厅卖薯条和土豆饼,30分钟清洁餐厅。头两个星期,我基本上回到家倒头就睡着了,资本主义社会里面赚钱还真是要卖命呀。现在我回想起来,还真要感谢他们,锻炼得我现在在家里刷碗是最快的。

有意思的是那个时候做这些事,一点不觉得太过分。惟一的想法是到了日本不做这样的事才过分。直到上了班以后,才觉得日本人那种对工作的认真态度,实在是因为他们平时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求自己以认真之心对待,才会养成这样的好习惯。当然现在我已经喜欢上这种做事的感觉。

双手起泡:边锄地边听重金属摇滚

研究生的期末考试期间是没有精力再打工了。等到放暑假,我在距离这个小城3站地的另外一个区,找到一份快餐厅工作,薪水已经涨到了13澳元,这个时候老板是一家荷兰移民。他们对我来水就宽容多了,工作时间虽然每天都在6个小时左右,但是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快餐厅打工的节奏和内容,工作性质也从厨房小帮工转为大厅销售,直接为客户做三明治,汉堡等。现在,我在家里是不是还为家人露两手当时学会的几样快餐。

本文由澳门十大赌场最新排名发布于网上十大正规赌网址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在澳洲打工的趣闻趣事儿,澳洲打工

关键词: www.52444.co

上一篇:在意大利留学打工须先过四关,移民加拿大打工

下一篇:没有了